中国梦里的“小小梦
2013年08月12日 中国高速网 王安妮
导读: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中国梦”,也就是国家富强、民族振兴与人民幸福。以人民幸福为基准,从微观入手,就是将“中国梦”浓缩至个人,筑建自己的“个人梦”,实现个人价值,个人价值实现了,中国梦就会实现。
  (中国高速网 王安妮)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中国梦”,也就是国家富强、民族振兴与人民幸福。以人民幸福为基准,从微观入手,就是将“中国梦”浓缩至个人,筑建自己的“个人梦”,实现个人价值,个人价值实现了,中国梦就会实现。——题记

  一个农民的“个人梦”:

  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陈全德,今年四十出头,皮肤黝黑,脸上积起的尘土使他的五官有些模糊,个子不高,但壮实。

  太阳正毒,他在弯腰在田里劳作,眼神专注,额头汗如雨下,没来的及擦,滴入肥沃的泥土里。

  黄昏,天气凉爽下来一些,夕阳把云朵映成橘黄色。儿子来送饭了。离老远他就瞅见了,终于想起来擦擦汗,汗却早干了,留下几行白色的印记。他看着儿子走过来,接过饭菜,笑了,牙却很白,与黝黑的脸对比强烈。夕阳把他俩映成橘黄色。

  他说,他也有个梦:大半辈子都照顾庄稼,就希望年年有个好收成,儿子考上大学。

  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有人说他美,但你觉得他美吗?如果你觉得他美,请把手里的馒头吃完。

  一个“清洁工”的“个人梦”:

  她不是一个清洁工,宋玉梅,但她负责学校门口的一条街,因为膝下无儿女,早已将学校的孩子们当做自己的儿女。她穿一身醒目的颜色,身材有些臃肿,脸红扑扑的,看不出年龄,却有种慈祥的感觉。她有一双胖嘟嘟的手,皮肤却很干,有些小口子,还依稀可见去年冬天留下的冻疮伤疤。

  天色还黑着,街上没人,路灯还亮着,空气也有些清冷,她拿着扫帚清扫街道,只听到“哗哗”的声音,从这头到那头,长长的街。

  太阳缓慢的爬上来。街上很干净。她也累了,歇歇,就坐在街道旁,看着孩子们冲她笑着上学了,大人们冲她点点头上班了。

  她的狗添了添那双胖嘟嘟的手,让那个伤疤有点痒,她红扑扑的脸笑了。

  她说,她也有个梦:让这条街一直这样干净,孩子们有一个好的环境。还有,今年该换双手套了。

  这条街的整洁,总能保持到深夜。因为没有人想让那双可爱的手增添新的伤疤。

  一个高速收费员的“个人梦”:

  夏季里他们穿浅蓝色的制服,裤子的裤线笔直。这里有发动机的轰鸣,这里没有霓虹灯。

  她把黑发盘在脑后,露出光洁的额头,他有一头爽朗的短发,映衬着肩膀宽阔。他们的名字叫一班。

  三尺红亭里,几个简单的动作,已成了她们生命中最自然的举动。键盘上灵动的手指,一声声温馨的问候,和一张张真诚微笑的脸庞。这里的树叶黄了,又绿了,她们奉献了自己青春,一直坚守在这里,像一个守望者。

  黄黑相间的安全岛上,他们为司机车辆加水的身影,指挥车辆的身影,解释收费政策的声音,也许会出现在一个下着微雨的清晨,也许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。他们披着朝霞,伴着星光,在车轮的摩擦声里,像一个岗位上的战士。

  他们也有梦:让这窗口像花儿散发清香。让这微笑拂去行者的疲惫,路人惆怅。让那身影抚平焦虑的心。让这平凡成为伟大!还有,还有那个心中小小的幸福梦,是在那个温暖的家,静谧的夜晚,窗外的青草气味,蛐蛐的鸣叫,父母亲的唠叨声,恋人的低语,孩子的撒娇。

  全中国人民的“民族富强梦”:

  记得2001年7月13日那晚,我和我的家人在电视机前翘首盼望着,气氛有些凝重,等待又如此漫长。当萨马兰奇用他那不太标准的中文发音念出了北京两个字,我的家,这个万家灯火处的小小一隅,也跟着全国人民一起沸腾了,奶奶扶着爷爷的肩膀笑的瞅不见她的眼睛,而爷爷握紧了双手,但眼睛已然湿润了,连一向沉稳的父亲也霍然站起身鼓起掌来。我从母亲的腿上蹦起来成了家里唯一的高音,小小的我那时懂得些什么呢,只是模糊的认识到是北京赢了,是中国赢了,就跟着快乐起来。到如今,目睹了08年的奥运会,再回顾视频,当镜头切到北京天安门外激动欢呼的人们,不管曾经是否相识大家相互拥抱着,尽管大大的笑着眼底却也有激动的泪,我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:曾经遭受百年屈辱的中国,曾经被帝国主义列强侮辱为“东亚病夫”,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”的中国人,经过中国人民坚持不懈的努力,结合能吃苦,敢创新的精神,终于实现了多少中华人民的民族梦,我们要让世界聆听我们的声音!

  后记:

  毛主席说过: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,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。

  那么结合正文上述,中国的广大劳动人民们,怀揣着自己的梦想,靠着无与伦比的民族凝聚力,共同努力着走向幸福的道路。从而振兴中华,富强国家的中国梦,又有何愁!


更多
[ 责任编辑:贾新杰 ]
最新资讯